桥本优奈

执离,钤离都爱。萨摩多罗这个小可爱😊

【瑟莱】沉眠的瑟兰迪尔

鹰泉:

瑟兰迪尔陷入了沉眠。
在莱格拉斯从密林周边回来的时候,加里安慌慌张张地跑向他,语无伦次地边说边比划。
莱格拉斯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只能从加里安嘴里能分辨的词来推测发生了什么。
“王…睡着了?加里安,这并不算什么大事。”莱格拉斯觉得这个红发忠心的管家总是爱小题大作,他安抚地笑着,打算甩开加里安去找陶瑞尔说一下密林周边的防御工作。
加里安越来越激动,直接拦住莱格拉斯:“王睡着了!本来这个时候王应该用晚膳,我敲了门,王却没有反应。我走进去发现王睡着了,可是我怎么也叫不醒王!”
莱格拉斯的脚步一顿:“加里安,再说一遍?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王好像陷入了沉眠!”
“王他应该是很累了,过一会就会醒的。”他实在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去关注的地方。
莱格拉斯的父亲瑟兰迪尔是一个称职的国王。密林里面从来没有人会去担心他们的国王是否会出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因为国王永远是屹立不倒的。
加里安怎么也说不清楚瑟兰迪尔现在的状况,只好冒犯地抓住莱格拉斯的胳膊,把这个穿着绿色轻便猎装的年轻精灵带到瑟兰迪尔的寝宫门前。
其实当莱格拉斯站在门前时,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周围的空气太过安静,一丝微风都不曾来过。
他感觉不到他父亲的气息。
他从小和瑟兰迪尔长大,他身上的气息是莱格拉斯最为熟悉的,甚至瑟兰迪尔离他很远,他都能感觉到。
莱格拉斯和加里安一起再次推开华丽的大门,眼前的一切使莱格拉斯瞪大了眼睛。
瑟兰迪尔安静地躺在华美的大床上,暗红色纱质的帘幕垂下挡住他的半张脸,在幽暗的光芒下显得异常苍白和平静。修长的手交握在腹部,标准而优美的姿势让莱格拉斯很不舒服。
他的父亲虽然总是带着贵族气息的精灵,行事下令都是冷静的。
但是这样睡觉的姿势,莱格拉斯是第一次在瑟兰迪尔的身上看见。
“加里安,去通知埃尔隆德领主,我想王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莱格拉斯沉默了几瞬,走到瑟兰迪尔的身边,轻声说。
莱格拉斯不算贫乏的知识里却没有精灵陷入沉眠的事例。
埃尔隆德得到消息之后很快就赶了过来,这位著名的智者精灵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他甚至只带上了一个随从而来,下马之后没有半分停顿来到瑟兰迪尔的房间。
莱格拉斯正坐在瑟兰迪尔的旁边,连忙站起来迎上去:“领主大人。”
“莱格拉斯,你在信里写的东西我看了,这很不正常。”
“是的,在发生这件事之前一切正常。”
埃尔隆德走上去,拉开挡住瑟兰迪尔的帘幕。
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发现他失去了意识之时没有任何改变。
莱格拉斯站在旁边,看着埃尔隆德拉起瑟兰迪尔的手翻过来,再翻开领口查看是否有伤口。
埃尔隆德翻开带来的书。
“领主大人?”
埃尔隆德捧着书飞快地找到要找的内容,却摇头:“很抱歉,莱格拉斯,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问题,没有伤口,血液也没有问题,应该不是诅咒。瑟兰迪尔没有死亡,却也没有活着。”
莱格拉斯一愣:“什么?”
“我暂时只能称之为‘沉眠’,因为他确实是睡着了,但是灵魂在梦境里找不到归途,所以无法醒来。”
床上的瑟兰迪尔看上去像是一尊完美的雕像,连同每一根睫毛都是神的杰作。
“领主大人,感谢您不辞辛劳地赶来,”加里安行礼,“请暂且在这里住下,以慰您疲乏的身体。”
埃尔隆德召开随从,拒绝了加里安:“瑟兰迪尔虽然没有死亡,却也还在危险之中,梦魇随时都可能吞噬他的心智,我需要回去找到原因。”
莱格拉斯抿着嘴唇,开口:“您是说王可能会在梦中死亡?”
眼前金发清秀的精灵眼中满是担忧,紧抿的嘴唇绷出一道直线,埃尔隆德在心里叹了口气,说:“莱格拉斯,我无法断定是否如我所言,但是瑟兰迪尔沉眠得越久,他便越危险,我们需要时间去寻找能解除‘沉眠’的东西。”

密林的国王陷入了梦境无法走出,他沉眠在无人所知的甜美的梦中。
那是怎样的梦,才让这个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精灵愿意留守在那里,放弃他的子民。
自埃尔隆德走后,莱格拉斯守在瑟兰迪尔的床前已有三天。
在埃尔隆德回到瑞文戴尔之后,迅速查找典籍,却只找到一点微不足道的线索。
“在第二纪元也有这类事情的发生,但是最后这些人都永恒地睡下去,没有人知道如何破除它,莱格拉斯,我会继续找下去,希望你也不要放弃希望,幽暗密林需要瑟兰迪尔,也需要你。”
莱格拉斯收到来信,手指用力攒住纸张,像是溪流一般清澈的双眼死死瞪着暴出青筋的手背。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梦,能让这个伟大的国王止步不前。
他的父亲本该是无所不能的,而不是现在脆弱得能轻易了结他的性命的存在。
莱格拉斯尝试着触碰瑟兰迪尔冰凉的手掌,却又立马收回手。
很久以前他就不曾和瑟兰迪尔再发生肢体接触,他需要成长,瑟兰迪尔也需要一个帮手。
莱格拉斯自成年以后再与瑟兰迪尔遇见,都是尊敬地喊着“王”,并且行礼。这时候瑟兰迪尔极少数时会对他笑一下,夸奖他的箭术有进步。
疏离而冷漠的父子关系,若是他的头发不是和瑟兰迪尔一样灿烂的金色,恐怕连陶瑞尔都不会相信他们是父子。
这三天是他和瑟兰迪尔呆得最久的时间,他除了用餐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凝视瑟兰迪尔。
直到加里安告诉莱格拉斯,密林需要他去完成国王的决策时,他才幡然醒悟。
国不可一日无君,瑟兰迪尔倒下了,他必须接替瑟兰迪尔的位置。
瑟兰迪尔作为国王,把在幽暗密林里的国度统治得井然有序,莱格拉斯只是看了最简单的决策,也是充满着智慧的。
莱格拉斯的父亲是一位精灵国王,他的身上担负着一个国家。
拿起瑟兰迪尔平日里最常用的笔,莱格拉斯只是在书房坐上一个下午,便想要跑出去在树上跳跃,舒展他的筋骨。
但是桌子上堆着这些日子陈留的工作,莱格拉斯需要完成他们。
等夜晚端着油灯回到瑟兰迪尔的寝宫时,莱格拉斯已经劳累得无心再去翻墙捣蛋,光是守在瑟兰迪尔的身边就耗光了他的所有力气。
瑟兰迪尔还是静静躺着,嘴唇闭合。
“ADA…我有多久没有这样喊你了?”莱格拉斯趴在床头,脑袋压在胳膊上,一抬眼就能看见瑟兰迪尔高挺的鼻子,“埃尔隆德领主今天来信了,他不知道如何去唤醒你,他依然在寻找着方法。我也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的。”
莱格拉斯太过劳累了。
缓慢地闭上眼,脑海里还留着瑟兰迪尔的耀眼金发。
他从记事开始,瑟兰迪尔对他总是过多的溺爱。
贪玩而抛下箭术老师跑到密林周边,滚了一身泥泞地回家,本以为瑟兰迪尔会好好骂他一顿,却没想到想瑟兰迪尔会握住他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地告诉他不要再去危险的地方。
那之后他的箭术老师从护卫队长变成了瑟兰迪尔,高贵的国王会脱下他繁杂的长袍换成简洁的猎装,眸光坚毅地看着靶心,毫不犹豫地拉开弓。
小小的莱格拉斯只有瑟兰迪尔的大腿那么高,仰着脑袋,拼命往上看着瑟兰迪尔的一举一动。
干脆利落,绝不带一点迟疑。
等他能像瑟兰迪尔一样拉开弓箭准确射中靶心时,瑟兰迪尔早已不再是他的老师。
从小时候的梦中惊醒过来,莱格拉斯发现自己竟然趴在瑟兰迪尔的床头睡着了,还坐在地上。
若是瑟兰迪尔能看见,必然会皱起眉头,低沉的嗓音拉长了喊道:“莱格拉斯,你需要有一个王子的样子。”
苦笑着站起来,窗边已有光芒照进卧室,莱格拉斯知道他又要去当一位临时国王。
为瑟兰迪尔整理好被他拂乱的长发,莱格拉斯轻轻掩上门。

英气的红发女精灵和莱格拉斯一起走在宫殿外的一条隐蔽的小路上。
“莱格拉斯,你这几天还好么?”
“怎么了,陶瑞尔?”莱格拉斯微笑着。
“陛下他在沉眠,你几乎接下了他所有的任务,包括之前你从未涉及的内容,我有些担心你会太过劳累。”
陶瑞尔和莱格拉斯从小便是好友,总是相约着到处乱跑,间或找点麻烦给瑟兰迪尔解决。
莱格拉斯想起他和瑟兰迪尔争吵得最厉害的一次,就是因为这个女精灵。
莱格拉斯热爱自由,连同着对自由勇敢的陶瑞尔产生了朦胧的好感,他那时候还没什么理智,很快就被瑟兰迪尔发现了尚在萌芽的感情。
瑟兰迪尔只是把他叫到书房去,蔚蓝的眼睛里面冻着不会融化的坚冰:“莱格拉斯,我想你应该明白,陶瑞尔不适合做一位王妃。”
他几乎是跳起来反驳瑟兰迪尔:“父亲,陶瑞尔是一个很优秀的战士,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女性。”
“但是她不会适合你。”
“可这不意味着我会娶一个不曾爱过的女性,原因只是因为她适合!”
瑟兰迪尔没有再说下去,莱格拉斯敏锐地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悲伤。
可能是为了那位生下了莱格拉斯却没有机会抚养他长大的王妃。
莱格拉斯捏紧拳头,像一只冲动的困兽和瑟兰迪尔呲牙咧嘴,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把门重重摔上。
时间真的改变了很多事,莱格拉斯现在已经能抱着平和的心态来和陶瑞尔相处,年少时懵懂的感情也慢慢成为过去。
莱格拉斯抬起头,密林里浅淡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为他镶上金边:“我终有一日会接下王冠,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瑟兰迪尔所承担的责任,也会成为他的责任。
他被瑟兰迪尔保护得很好,直到他脱离了瑟兰迪尔德的身边去主动接受时,他才明白他的父亲肩上扛着的事情是多么的沉重。
大到军队的训练,小到居民的房屋,瑟兰迪尔都要亲自过目,留下他认为最好的方案。
陶瑞尔背着弓箭,敏捷地爬上一棵大树,站在枝头眺望远方:“莱格拉斯,我想陛下很快就能从沉眠里醒来了。”
莱格拉斯也爬上这棵树,和陶瑞尔并肩站着。
密林外是人类的军队。
莱格拉斯的故友阿拉贡亲自来到了这里。
人类君王在知道莱格拉斯的困境之后赶过来帮助他。
“阿拉贡。”莱格拉斯迎接了这支军队,和站在最首端的英俊的国王拥抱。
阿拉贡笑着看莱格拉斯:“几年不见了,你还是这样。”
“你也是。”
“我听养父说了瑟兰迪尔先生的事,我想你需要我们的帮助。”
莱格拉斯拍拍阿拉贡的肩膀:“密林会欢迎你们的。”
“养父在精灵收藏的典籍里面并没有找到关于瑟兰迪尔先生的情况,他便托付给了我和甘道夫,”阿拉贡从随从手里拿过一卷破旧的卷轴,“不得不说,很幸运,在卷轴上记载了一种能唤醒睡梦中的人的草药。”
陶瑞尔接过卷轴,递给莱格拉斯。
莱格拉斯的手在发抖。
破旧的卷轴很轻,在手中没有任何重量。
展开卷轴,里面绘制着一张地图。
地图上画着怎样去到草药生长的地方,并且在最下面用人类的语言写着这种草药的外观。
阿拉贡接着说:“虽然并不知道这种草药能不能真的带出瑟兰迪尔先生,但是总要去试试。”
“我会和你们去的,阿拉贡。”
“不,莱格拉斯,你要留下。”
莱格拉斯把卷轴合上,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他是我的父亲,阿拉贡。”
“我知道,但是养父说,密林在失去瑟兰迪尔之后不能失去你,所以你要留下来维持密林。”
“但是我是王唯一亲人,我若是不去还有谁能去?”
阿拉贡把卷轴拿回来,给之前的随从继续拿着:“莱格拉斯,你已经成年很久了,要权衡利弊。”
嗓子里面再也冒不出反对的话,以前的他能和瑟兰迪尔只是为了是否能去密林之外争吵,现在被身份束缚着,连任性的机会也没有。
“我用我的名字发誓,一定会带回能治疗瑟兰迪尔先生的药草,而莱格拉斯,你必须稳住密林。这里可是你从小生活的地方。”
阿拉贡打算带着人类的军队离开,莱格拉斯和陶瑞尔商量有陶瑞尔带一支精灵军队给阿拉贡。
夜晚,莱格拉斯坐在木椅上,手指落在瑟兰迪尔的脸上,小心翼翼地触碰他的轮廓:“ADA,今天阿拉贡来帮我们了。”
瑟兰迪尔没有回答。
这些日子里,莱格拉斯总是对着瑟兰迪尔自言自语。
“我今天才明白,ADA有多么强大。”
我也才知道,我曾经有多么无忧。
“当国王真的很辛苦,我每天都要查阅很多事情,要去接受那些看似不合理但是不得不遵守的规则。我只是做了几日的国王,便想着要逃离这里。”
可是瑟兰迪尔做了多少年的国王,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指尖传来的温度是冰凉的。
“ADA,等阿拉贡带回了草药,你能醒来吗?”
他知道瑟兰迪尔不会做任何的反应,俊美无匹的脸没有变化。

“致莱格拉斯,
展信佳,这几日旅程很顺利,我们很快就要到了地图上标注的地方。
这里很漂亮,我想等你以后有机会可以来这里看看,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甘道夫也和我们汇合了,有了他的领导我想我们很快就能完成任务,请不用担心你的精灵军队,他们一直很守规矩,也相当的厉害。
精灵一向是神的宠儿,所以你只用耐心等待,瑟兰迪尔先生一定会醒来的。
不过我想我得加快速度了,亚纹留守在国内,我很想念她。
阿拉贡。”
莱格拉斯念完阿拉贡寄来的信,把信纸放在桌上。
已经是深夜,莱格拉斯却还是没有离开瑟兰迪尔的寝宫,这几日他在这里待着的时间总是很长,他什么也不干,只是给瑟兰迪尔念来自阿拉贡的信,或者是说一些他对于密林的一些想法。
他站起来推开窗子,撑在窗檐。
黑夜里的星星落在他的眼中,灿烂夺目。
小时候莱格拉斯总是爬上屋顶,找到坐在星空下的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会抱起爬得费劲的他,把他放在腿上,一边替他整理头发,一边告诉他哪个星座代表了什么。
瑟兰迪尔每次坐在屋顶上,眼睛里面永远是悲伤的。
他在为谁而悲伤?
想要瑟兰迪尔看看他,莱格拉斯站起来挥舞手臂吸引瑟兰迪尔的注意,然后咯咯笑着抱住瑟兰迪尔。
父亲的怀抱永远是温暖的。
年幼的王子坐在国王的怀里,脸埋进国王的臂弯,只露出尖尖的耳朵和翘起的嘴角。
彼时,瑟兰迪尔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而现在,他的世界倒下了。
他在为谁而沉沦于虚幻的梦境?
他所向披靡的父亲,战场上永不失败的战神,却走不出自己的心魔。
莱格拉斯关上窗回到床边,鼓起了勇气,握住瑟兰迪尔的手。
交握的手没有力气,只能堪堪依靠莱格拉斯。
“ADA,我很想你。”
压抑的声音从莱格拉斯的嘴里迸出。
瑟兰迪尔已经沉眠了十多天了,现在的每一天对莱格拉斯都是煎熬。
就算曾经无法张开手臂拥抱瑟兰迪尔,至少他还能鲜活地站在他的面前,抬着下巴,告诉他一位成年王子该做什么。

精灵的生命是无法用时间去度量的。
一年不过一瞬,十年不过眨眼,一百年也只是一次微笑。
阿拉贡确实如他所说,加快了速度。
每隔三天便送来一封信,告知莱格拉斯他们行走到了哪里,并且安慰他不要着急。
瑟兰迪尔的金发并没有因为他的沉眠而失去光芒,依然如同太阳的光辉。
等待阿拉贡归来的日子里,莱格拉斯能成功地完成瑟兰迪尔曾经的工作,每日回到他的寝宫里,拿出一本生涩难懂的典籍,坐在瑟兰迪尔的旁边念出。
时间就随着莱格拉斯张开闭上的嘴唇而流逝着,阿拉贡也到了密林的边缘地区。
在接到甘道夫发出的消息时,莱格拉斯不顾一切丢下了手上的东西,加里安甚至只能追在他的身后为他捡起掉落的卷宗。
和甘道夫交换了一个拥抱,莱格拉斯接过阿拉贡捧在手上的木盒。
“莱格拉斯·绿叶,你值得我们为你做这些。”甘道夫笑起来,把木盒打开。
扑鼻的香味萦绕在莱格拉斯的鼻尖,木盒里面静静放着一株浅蓝色的花,莱格拉斯问道:“我该怎么做?”
“压碎,熬成药汤,”甘道夫握着魔杖,苍老的脸上全然是善意的笑,“它能帮助精灵王清醒过来。”
心脏飞快地跳动着,莱格拉斯把木盒关上给加里安,嘱咐他小心。
阿拉贡要赶回刚铎,并没有留下来和莱格拉斯一起叫醒瑟兰迪尔。甘道夫也说自己还有些事没有解决,提前离开。
“阿拉贡,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你不用感谢我,莱格拉斯,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相信瑟兰迪尔先生一定能醒来,也许这次你们能好好说说话。”
英俊的人类君王骑在马上,风扬起他的黑发。莱格拉斯微笑着挥手告别,等阿拉贡消失在视线之外后回到了瑟兰迪尔的寝宫。
加里安很快把草药熬制好,给莱格拉斯之后便退下,关上寝宫的门。
拿着汤勺的手不止的颤抖,洁白的汤勺抵在瑟兰迪尔的嘴唇上,却也怎么都无法撬开瑟兰迪尔的牙齿,把药送进去。
莱格拉斯最后喝了一口药,含在嘴里,嘴唇贴上瑟兰迪尔的,顺着被舌头打开的牙关流入。
口中的药是刚开始是甜蜜的,之后却是无边的苦涩。
瑟兰迪尔似乎开始重新呼吸,莱格拉斯喂完最后一口,耳畔全是瑟兰迪尔浅浅的鼻息声。
卡住时间抬起头,莱格拉斯坐在椅子上,等待瑟兰迪尔睁开眼。
重新看见蔚蓝的眼睛时,莱格拉斯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跃越来越快。
瑟兰迪尔完全睁开眼,眼中有些许迷茫,转过头看向莱格拉斯:“莱格拉斯?”
“王,你醒了。”
瑟兰迪尔坐起来,靠在床头,金发垂落在床上:“我睡了很久?”
“…嗯,很久很久。”
“我做了一个梦,”瑟兰迪尔向莱格拉斯招手,意识他靠得近一些,“一个很美,却很痛苦的梦。”
莱格拉斯顺从地靠过去。
瑟兰迪尔在他没有留意时抱住他,下巴抵在他的头顶。
“王…”
“我是你的父亲。”
“我知道。”
“我梦见了你的母亲。”
莱格拉斯放在床单上的手微微握紧。
“我感谢她带来了你,让我不再孤独。可是那个梦里,我最后还是失去了你。”
瑟兰迪尔没有再说下去,环住他的手臂收紧。
莱格拉斯闭上眼。
“我不会离开你,父亲。”
两个精灵拥抱着对方,这个拥抱迟来了几十年,却依然温暖。

—————————
我…真没毅力…
这个故事早构思好了一直没写完…
于是我今天愉快地写完了
这篇应该有后篇,叫做XX的莱格拉斯,不过肯定是六月份的事了
你们可以猜一下_(:3」∠)_
我要是再写文我就剁手!叫你没毅力!叫你不要命!
我滚了,大家再见(´°̥̥̥̥̥̥̥̥ω°̥̥̥̥̥̥̥̥`)

评论

热度(138)

  1. 桥本优奈鹰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