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优奈

执离,钤离都爱。萨摩多罗这个小可爱😊

昨晚的饿爷爷太盐了让我们把他甜回来

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张艺兴打开自己房间的门,伸手摸到了墙上的开关,按下去之后整个房间亮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准备翻出换洗的衣服去洗澡。


然而,刚往里走了一步,他就被吓了一跳。


“moya?!世勋啊你怎么在我房间里?你这是在干啥?”


吴世勋半跪在套间的桌子边,膝盖下仔细看的话是个外接的ipad键盘。“跪键盘?”吴世勋抬头看了看他,想了想说。


“哎哟喂,谁给你出的这馊主意?”


“伯贤哥。”小孩有问必答。


“这是怎么了?”张艺兴好笑地看着他。


“哥今晚一晚上都没跟我讲话,还让灿烈哥摸你脖子,”吴世勋越说越委屈,小奶音全都跑了出来,“胜利前辈坐在我腿上的时候,哥都没有看我一眼。哥在生我气?”


“你先起来啦。”张艺兴快要憋不住笑,伸手去拉他。


吴世勋趁机抓住他的手,“那哥到底有没有生我的气?”


“你先起来待会又要说膝盖疼了。”张艺兴想要用力把人拉起来,却被吴世勋往自己怀里一带,扑在他身上去了。“呀,吴世勋!”


吴世勋顺势坐在地毯上,搂着怀里的人在他耳朵边撒娇,“明明这么久都没见到,见了面还不跟我说话,咦兴,我很想你啊。”


“谁让你昨晚那么闹腾啊。”在吴世勋怀里找了个舒服点的位置,张艺兴嘟嘟囔囔地说。


昨晚跟隔壁房的朴灿烈闹腾到四点就算了,闹腾完了之后居然跑来敲自己的门闹醒自己接着high,陪他折腾到五点实在忍不住睡过去了,早上起来的又早,睡眠不好弄得张艺兴今晚尤其不想说话,整个人都处在极度冷漠中。


“可是我很久没有见到你,真的想跟你多待一会啊。”吴世勋小声抱怨。


“也没多久啊,”张艺兴蹭了蹭他的脸,“好啦,今晚跟我睡一间吧,快去拿衣服洗澡。”


吴世勋收紧了手臂,“现在见到你的时候那么少,让我再抱一会。”


“好好好,给你抱。”张艺兴转头亲了亲他,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第二天,吴世勋春风满面的从张艺兴房间里出来,看见前面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边伯贤问他,“世勋啊,腿酸吗?”


“不啊,咦兴昨晚没有让我跪啊,我们还睡一张床哦。”笑眯眯地回答完问题,吴世勋哼着小曲去找东西吃。


边·有个弟控哥哥不知是喜是忧·伯贤,卒。


昨晚虽然好看,但真的盐的我很方啊

评论

热度(58)

  1. 桥本优奈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