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优奈

执离,钤离都爱。萨摩多罗这个小可爱😊

【讲不出声】(之前那片无心害你的下篇)

惊蛰与白露_不识芒种:

*《无心害你》的下篇  老吴视角


*已经开始occ了 有点脱离我以前的掌控


*但是大体还是我前篇想表达的感觉 只是有点过黑化了


*还是那句,如果喜欢很感谢,不喜欢也谢谢你看过


*这大概是我cp的状态了


*rps不搞这样的有什么意思


*建议配合分享关菊英的单曲《讲不出声 (电视剧《溏心风暴》主题曲)》: http://music.163.com/song/5250147/?userid=113039145  食用


———————————————————————————————



谁人无得到一切的渴求/谁人无攻于心计的理由/平凡人生 天真过后 要怎么走/即是有多风光都要清醒/有几多掌声也是孤清/你只可听到我大笑声/哭泣 也未放声/讲不出声 任由自己半夜惊醒/我只不过偶尔受了惊/于是才遗忘本性


 


时间已经不早了,吴亦凡很罕见的还没睡。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容易失眠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对睡觉有着谜一般的执着的人。曾经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轻易入睡还被自己拿来当做技艺般的炫耀,讨来了对面那人眼睛眯成缝酒窝显露无疑地笑。


可是很不巧的,他的每一次失眠几乎都与那个人有关。


今夜亦如是。


他没想到记忆里向来奉行铁腕政策说一不二的公司会忽然转了性,放那人来参加这次的慈善晚宴。让他在看到邀请函名单的那一瞬间几乎以为SM要倒闭了。不然怎么解释这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组合。即便是在中国公司对那人实施放养政策,这也未免太过。


两年间完美到刻意的错过让自己已经不习惯在自己的名字旁出现那个名字。不过仔细想想何来习惯之谈,便是曾经不曾撕破脸的时候,他张艺兴的名字也不曾出现在吴亦凡的旁边。


那时的他是Kris,他是Lay。


其实回想起来,时间以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快的速度流逝。白驹过隙,从来不是说说而已。曾经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心心念念的出道总是遥遥无期,那些原来看起来几乎永恒凝住的日子,现在看来也似缝中流沙,松手间就滑落。一个猝不及防,就恍如隔世。


难忘时光,必须散席,留下我。


想想那时的自己也未曾想过太多,练习生时就想什么时候能出道,出道了就想怎么能再红一点,走一步打一步算盘,也不是有什么长远计划。


其实现在的自己也是。


对自己当初的离开,网络上有无数种论断,有满怀恶意的,也有力证自己清白无辜的。那时也翻来覆去的把那些猜测反反复复的翻过,怀着满心的悲愤与委屈觉得自己被世人扣上了无数顶高帽。其实现在回身想来,自己当时还真未必有那些阴谋论与洗白说一般想的那样多。离开的道理也简单的不过太简单,无非就是觉得公司对自己的定位设定跟自己希望的发展方向有偏差,达不到自己的发展目标,就转头去更有利于自己发展的地方仅此而已。再简单不过的事。谁无狂想,不可告人。


只不过当时自己一身病痛加上团体演出把事情搅得扑朔迷离罢了。其实把整件事情择干了剥净了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的跳槽而已。放到全世界的工作上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并没有那么多爱恨情仇的生离死别。谁人无得到一切的渴求,有野心有什么错。为了所谓的栽育之恩和兄弟之情将自己困死在一片狭小的疆域里,才是愚蠢的不能再愚蠢。平凡人生,天真过后,要怎么走。说到底不过是人各有志,不合适便好聚好散,苦苦支撑无非是如同人参把将死之人吊起,能撑过几时。阎王要人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何苦相互折磨。


只是夜半无人疼痛难忍的时候,偶尔想及,觉得相互折磨也没什么不好。任由自己半夜惊醒,不过偶尔受了惊,于是才遗忘本性。接着自我折磨到天明,对朝向自己的长枪短炮投出一个完美笑脸。上无数次的访谈,谈无数次的人生历程,直到自己麻木,其实人生哪来的那么多感慨于经历,真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多数都是如同磐石当空砸落,闷的人了无生息,如鲠在喉。即是多风光都要清醒,有几多掌声也是孤清。你只可听到我大笑声,哭泣也未曾放声。那些情真切切的有感而发无非是后人谈的马后炮。说无数次自己不后悔难道就真的能不后悔,至少自己现在后悔的要死当初没能去打篮球。不后悔的人生该多么无趣。


只是后悔与重来无关。


重来亦会如此抉择,无需置疑。


要说真想重来些什么,思来想去也只剩当初走的时候场面太过难看,自己都未曾来得及看清他的面容,便匆匆离开。自觉自己唯一做错的事便是没把巡演办完便中途离开,留下一个烂摊子给众人收拾。其实当时也未曾想如此,本计划至少把收尾工作做好,不受人戳脊梁骨的离开,只是这个世界永远计划赶不上变化,交涉提前谈崩这种事,自己也并不希望看到。只是想来,也许作为第一个,不管自己以什么样的姿态离开,永远都躲不开自己被人指着鼻子骂的命运,便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只是对于曾经的同事们多少还是愧疚的。


包括他。


张艺兴。


想来这名字也并没什么特殊的,从姓到名,都是全国的知道可以重复多少次的毫无惊喜。但是每次四处无人时反复念及,字间黏着胶吻的超乎想象,就连停下来时那硬生生的生拉硬扯 抽丝剥茧 血骨分离之感都太过分明,恍惚不已。也许是那过往太缠绵,牵连不舍到成咒。


其实自认为并不是叛逆的人,也并无世人所赋予他的劳什子野性放纵自由。扪心自问,甚至可以说是中规中矩愿详听人言的人。就连母亲提及时也会笑谈自己曾经那次用尽了所有勇气的离家出走,在母亲眼里不过是出去了几个小时而已。


可是自己这一生所有的烈性,似乎都用在了那人身上。


当年执拗的将他圈在狭小的隔间不依不饶的接吻,直到那人眼眶泛红操着冒汽水泡的嗓音哀求自己不要了;后来台前幕后明里暗里的拉拉扯扯欲拒还迎,一眼明媚一眼深邃;到最后连一眼目光都吝于给予的消失。


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离开时张艺兴是什么表情。当年的自己离开的几乎如仓皇逃窜,似是惶恐看那人一眼便失去了所有骨气。不知那人的脸庞会否如多年前的夜晚般,眼眶泛红却强忍着泪不流。可又一想似乎觉得自己是否太过自信。


其实细细想来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惊心动魄到一眼万年的感人泪下,不过就是那时似是世界干净,天地齐霰,干柴初遇烈火,便是飞蛾扑火以往殆尽。说到底他吴亦凡未必真的那样好,他张艺兴也不是那么值得,只是那时仿似得了绝症般的眼里容不下除了他外的任何一粒沙。仿若世界除了他外皆靡靡蝼蚁,不值一提一视。身边除了他优越之人何止千万,却不过终是落败在他唇边酒里。


无数人言及张艺兴,总是说起他貌似纯良的内里有多么不堪的虚以委蛇。在吴亦凡眼里不是不知不识,不过是觉得无可厚非,那份虚以委蛇的眸中狡黠,正是那人的点睛之笔,一个纯粹的人该有多么无趣,不如两人三面来的趣味横生。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实也未可知了,等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舞蹈室里缠绵悱恻 烟花风月。也许从他一身汗液蹒跚的抬头望向自己的那一刻便是如此了吧。殷殷切切的陪他睡冷硬的地板,大抵是心疼不舍他腰疼难忍。爱是他的坚韧,恨也是他的固执。而最后两相陌路终不提及,无非也是太过了解,就是说了便又能如何,谁也感动不了谁,何必徒增困扰。本就不是同一个轨道上运行的行星,便也不必为了一瞬的相交而期期艾艾。与其看他痛苦劝勉苦苦挣扎,终是无可奈何放手,不如得他全部完整的恨意来的深入骨髓。疼惜他的人来来去去那么多,现在未来都不乏疼他入骨不舍他半点疼痛的人。而能伤他至白骨中生出血沫濡花的人,就他吴亦凡一个。谁言全部的恨不及爱深。用情过深勿分爱恨。


后来看他在大小节目上哭得真切撩人,在近乎自虐般的疼痛中一面自我安慰不过做戏谁把谁当真,一面又心念期艾着他句句真情实感妄把自己钉入血海。不想只有自己一个心心念念情深陌路,便要报复似的拖那人一并下水,填满自己近乎扭曲的内里。


许是多年变更驻地,交往即意味着失去,不管这一刻大家有多心心相印,下一刻离去的时候只不过徒留空壳。吴亦凡习惯了与所有人交好,又与所有人疏离,反正终是要离开的人,不让他们走进,不太过上心,便不会伤心。清冷而又疏离。


他吴亦凡就是这么冷漠扭曲的人,从来都如是。对所有人都是,包括那些声声言言对自己的爱的粉丝。渴望要求别人给他满满的全部的爱,又自私的不给予别人同等的地位,将对方划离自己的心门之外,不给予,便不会受伤,无可厚非。


唯独张艺兴例外,他给了自己爱并抓着自己心口不弃不离的扣响,说要自己还他同样多的爱。自己猝不及防给了出去,无从后悔。


亦无从划定他们之间关系。


而自己终不是什么大善人,他吴亦凡对自己这么多年走的每一步都不曾觉需反省。说的爱恨情仇还是要回归现实,日子还要照样过。谁人无攻于心计的理由,活着无非是想看看天有多高。快乐时、抱着时,那是至死不渝,朋友。决裂时,为何以为再拖一会,还有时候。有些人与人之间既然早已注定了必须心怀恶念,腥风血雨,便不要吝惜那点情意绵绵。


上刻情深露浓,此刻至死方休,有何不可。


 


只是最后芭莎晚会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完美避开,在舞台上演唱的时候,灯光打得太过强烈,他来不及看清那人在台下的表情。是否一如当年的欲盖弥彰。


他只是转头回望时,抓到了那人一眼满满的狡黠与躲闪。突然觉得天对他还是仁慈的,至少那人看他时一如当年未减,便已足够。



评论

热度(37)

  1. 桥本优奈惊蛰与白露_不识芒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