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优奈

执离,钤离都爱。萨摩多罗这个小可爱😊

无心害你【不知道有没有下篇 也有可能就这么一发完结】

惊蛰与白露_不识芒种:

*可以说是现背,也不是,只是个人最近黑暗情感爆发的产物罢了


*但这确实也是我最理想的cp现实形态,大概我脑子不正常


*没什么理由的产出,喜欢很感谢,不喜欢也谢谢你看过


*建议配合 关菊英的单曲《无心害你》:http://music.163.com/song/4872490/?userid=113039145 食用


*rps不搞这样的有什么乐趣




——————————————————————————————


在变幻时候跟风势力/在抉择时候只好妒忌/谁想讲骨气/最先必须有一些储备/在抱着的时候知己知彼/在对立的时候争取胜利/无非人生道理/在最坏的时候必须卑鄙/在决裂的时候彼此妒忌/无非人生道理/原本无心害你


 


两年了。


吴亦凡离开已经两年有余。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日子。却已让张艺兴几乎快要忘记了。几乎快要忘记他们曾经亲密无间,忘记他们后来相顾无言,忘记他们终于割席分坐。


如果不是无聊瞥了一眼芭莎的邀请函上的出席嘉宾,他几乎快要以为自己的生命不曾出现过这么一个人。不曾有过这么一个人在昏暗的楼梯间对发呆的自己微笑,不曾有过这么一个人在自己凌晨离开练习室的时候对自己说“哟,这么巧”却忘了掩饰眼眶的红印,不曾有过这么一个人陪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自己却整宿整宿的睡不着睁眼到天明。


也不曾有过这么一个人。一句话都不曾说,干净利落的走掉。


之后事务所断绝了一切和那人的联系。后来偶尔从国内的报道中看到,他似乎片约不断,发展的很好,路人们好像都不知道他曾跟自己一样呆在那段时间被千夫所指的组合里一般。偶尔媒体只言片语间提起对方,反而会换来大部分人的原来他们认识啊的反应。


再后来自己也得到公司的破例,准许独自在中国活动发展。也许是为了不让人继续流失留住自己吧。原因是什么张艺兴并不是太关心,结果对自己有利就好。


仅仅两年而已,就足够发生这么多事。


当初吴亦凡不发一言决绝离去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样的反应和心情张艺兴已经不太记得了。他依稀记得自己似乎在大大小小的节目上哭得很伤心,还因为这件事被很多人攻击,说他心机重,踩别人上位。当时自己简直委屈得不行。


现在的张艺兴想来也觉得当时的自己未必一点私心都没有,毕竟当事情已经发生无论怎样都无法挽回的时候,与其去做那些徒劳而又不讨好的事,还不如想想怎么让事情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那些眼泪中到底掺了多少水分张艺兴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现在被那么多厉害的前辈调教过的演技还是不十分拿得出手的自己,在当年是怎么做到说哭就哭的也是个谜。


在变换的时候跟风势力,在对立的时候争取胜利,在最坏的时候必须卑鄙,在决裂的时候彼此妒忌。不过人生道理。


他张艺兴可以摸着良心对全世界说问心无愧。没有逆流为之的能力,又何苦要那个与世界为敌的骨气。顺势而为,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只是原本无心害他。


想一生一起无风浪波澜,别想得这样美。当中免不了道别离。想要欢欢喜喜,但要明白这道理。在抱着的时候知己知彼,在拥抱的时候耳鬓厮磨,未必是虚假。那一刻的情深切切与这一时的袖手旁观并不冲突。


说到底没有那么多真真假假,也并无白云苍狗时过境迁。情深枯骨生繁花是真,断袖裂席冷眼观亦是真。并未心怀怨怼思思念念想害谁,只是事已至此,无心而为。


 


张艺兴其实这么多年来也没理清楚自己跟吴亦凡到底是什么关系。说是同事,却何以口角风情 云朝雨暮 尤云殢雪;说是情人,却何苦脉脉无言 无旧无新 越瘠秦视;说是兄弟,却为何衔悲茹恨 刻骨崩心 嚼穿龈血。


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朋友兄弟之间都是如他们之间。如果是,也未必太悲惨。


只是有时夜半两眼鳏鳏,半梦半醒迷离之间模模糊糊的想过,如果骨气或放弃有用,那要自己随他一道或是跪下恳求,也未尝不可。醒来之后才觉出梦果然是最荒诞离奇之物。却不知有位弗洛伊德说过梦里是人本能的变相表达。


如果是的话,那他的本能是什么呢,在那个梦里为了一个注定无可挽回的人放下自己的全部就是本能吗。如果是也未免太鸢肩羔膝。


与其无用功,不如现在这般,当吴亦凡那面墙倒下时,随着庸庸世流上去,轻轻的踩一脚,很小心的不踩疼他。


至少他现在过得更好,自己也在自己向往的路上跑起来了不是吗。


结局是双赢便好,过程如何不堪便也无关。


是如此再看到他的名字和自己的出现在同一张纸上的时候,那点些微的心悸便也可忽略不计。


即使再见时隔了张硕大的桌子,侧面对后背。


那天晚上张艺兴第一次在正式场合里听他独自演唱。从前那些在狭小隔间里互相拥抱的耳边吟唱,枕着自己肚子低喃这节拍与歌词之类的倒是听过不少。在独立的场合里,他是吴亦凡他是张艺兴的面面对无言的歌唱,却是第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唯一一次。


从他低沉带着沙粒感的嗓音想起的那一刹那张艺兴就红了耳朵眼眶。毫无来由的目光模糊躲闪,脑中记忆现实不断交错闪现,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记忆竟然那么好,关于台上那个人的一点一滴他竟然都记得。


没想到回国后他竟然找回自己三年前丢在团综里的高冷形象。台上干冰烟雾弥漫,他的脸一如当年楼梯间里背光时的疏离淡漠,却又眼尾横陈这纠缠暧昧的曲线。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人,清醒的知道怎么用自己最有力的武器让敌人缴械投降。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他张艺兴从在楼梯间仰望吴亦凡的那一刻就注定是个输家。


 


从来便是,破镜最难重圆,旧情最易复燃



评论

热度(52)

  1. 桥本优奈惊蛰与白露_不识芒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