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优奈

执离,钤离都爱。萨摩多罗这个小可爱😊

【卤蛋友情向】年度之歌

蛋黄派:

Attention:


不站cp,友达看待


系列第二弹。好像很多姑娘都点了这个?良心推荐歌以及饭制。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系列。


 


-----------------------------






 


0.


我好像做了一场大梦,梦里有我多年前汗湿衬衫,同你少年时面容。


 


1.


十字打头的年岁里发生过的事情在脑子里经年累月被模糊成了走马而过的浅淡影像,搁置着供人怀缅,拎出来就没了意思,支离破碎倒让最后一点念想也失却美感。


 


鹿晗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不怎么有伤春悲秋的时候。出新歌那天他给张艺兴打去一通电话,啰啰嗦嗦一大段终于传递了一个“你看你鹿哥我多厉害还不快点夸我”的意思,电话那头的张艺兴精神不大好,嗯嗯啊啊一阵,听了他这话立马很给面子地打起精神喝彩。俩人没聊太久,挂断电话的时候张艺兴感慨了一句,鹿哥你马上就要和当年说的那样,越来越厉害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艺兴。鹿晗恨得牙痒,哄着他去怀念怀念黑历史还是怎么着,下回见面必须教训一下才行。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回沙发上,闭上眼的时候想起当年张艺兴傻了吧唧的一头小黄毛,以及后脑勺永远梳不顺的那一绺,不由得哧哧笑出声。


 


本来就是要越来越厉害的啊。


 


一定得这样,就像二十岁的时候我对你说的那样。




 


2.


唱歌之于鹿晗,有点像是少年时代裹藏在单薄球衣里另一颗滚烫的小心脏,在去到韩国之后又更像是夜里首尔街头翻卷着的墨色边角透进他瞳仁里的微弱光亮。


 


可有可无程度太轻,所谓前路灯塔的概念又虚浮。每个日夜支撑二十岁身体每一步的动力来源于一种怎么也说不清的信念,形状不知名,却又是实实在在待在心底那块地方的。也许只是不甘心放弃而已,并不那么感天动地。


 


鹿晗这人要强得不行,对大男人动不动掉点眼泪什么的膈应得不得了。再难再累咬咬牙也不是过不去,什么事儿习惯了不也就那么副样子。他这套坚强无敌的说辞还真把张艺兴唬住了,头发永远毛茸茸一团的小傻子给他鼓掌,你说得太好了。


 


他心里很得意,却忘了自个儿成天一口一个大男人,其实数来数去也只有那么点年纪,介于少年与青年的分界,声线渐趋成人模样,眉眼也隐约有了日后光影,但到底也没懂什么,一股傻乎乎的倔劲撑到现在,疲惫当成了习惯。


 


而张艺兴比他更傻。当练习生的那两年,见过的无数次首尔街头的夜色,一大半拜张艺兴所赐。不练到深夜不罢休的家伙,不管多少次被跑来接他回去的自己骂得肩膀一缩,第二天也照样为了一个动作在练习室反复练习到忘记时间。


 


那段夜路说不上是谁陪着谁了。鹿晗那会儿顶喜欢说话,张艺兴也陪着他唠。从今天公司新来的那个练习生态度真凶聊到韩国怎么刚到秋天就忒冷,聊到公司边那家小店的老板娘今天认出我来了还夸我帅,再到我爸怎么就那么不待见我来这儿呢,老催我回去,真够烦的。张艺兴睁着眼睛听他抱怨,冷不丁拉住他一边胳膊,把正开了话匣子的鹿晗吓得一愣。


 


看到他这幅样子,平时反射弧绕地球一个圈的张艺兴居然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之前挺可爱的小酒窝在这会儿看来特别欠扁。


 


“没关系。都没关系嘛。”张艺兴开玩笑似的晃晃他胳膊,“你肯定会出道的鹿哥。”


 


笑嘻嘻的口气,但鹿晗知道他其实是认真的。抬起拳头用了些力气捶他一下,“什么叫我肯定会出道。”


 


“我们要一起出道。”


张艺兴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嘟囔了一声:“可我跳舞还不是特别好……”


 


“这有什么。”鹿晗满不在乎,指指自己又指指张艺兴,“反正我会好好唱歌,你也得好好跳舞。”


 


张艺兴想了想,然后皱着眉头又说,诶鹿哥,其实我也挺喜欢唱歌的。


 


那不就得了!鹿晗大手一挥。


 


那样就最好了。咱们俩一起出道,一起唱歌。




 


3.


出道那一年鹿晗二十二岁,在国内是刚毕业要走入社会的年纪,但那会儿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十二个人站在舞台上做ending pose的时候他恍恍惚惚冲着镜头笑,想着太好了,我还这么年轻,大家都还这么年轻。


 


他身边站着张艺兴,从刚上台开始就大气都不敢出的小傻子这会儿估计比谁都紧张。他其实挺想拉着张艺兴的胳膊把台下的人指给他看,说这些都是喜欢我们的人,可能以后也很喜欢很喜欢我们。


 


而你估计还没有意识到吧,艺兴?


 


他们朝台下深深地鞠躬。十二个人,年轻而又完整的他们,笑和眼泪都能放肆,好像谁也不能谴责他们。


 


鹿晗在默默地想,EXO会成为怎样的一个组合。


 


他们会一同攀天梯,站在很高的地方看很远的风景。走过的每一段路都血肉饱满,互相拥抱的时候,伤口都成为勋章,谁都不再是蜉蝣。


 


他差点就要落泪。下台后张艺兴拉着他倒苦水,难得地看到他唧唧喳喳个不停的聒噪样,鹿晗一巴掌拍上他后背,眼泪也憋了回去。


 


走,咱们去敲经纪人哥一顿。




 


4.


 


工作室打来了电话,跟他交代了往后一个月的行程。鹿晗嗯嗯应着,起身去倒了杯水,转身看到镜子里睡得乱糟糟的新发型,叹了口气。


 


电话那头顿了顿,问他怎么了。鹿晗愣了一下,说没事儿,感叹新发型呢。我真帅啊。


 


那头嗤地一笑,鹿晗继续听着对方唠叨,手抠着沙发垫,发了会儿呆听见对方叫了自己一声,然后疑惑着问他,怎么了,不开心啊?


 


开心啊!他又看了眼镜子,试图从那副眉眼里找回点儿二十岁傻乎乎的影子来,哼了一声,说怎么不开心了,我这么帅,当然开心了。


 


挂断电话后他打算发条朋友圈,哀叹自己毁了的新发型,刚戳进界面就收到新消息提醒。张艺兴头像上红色的小数字挺显眼。


 


【我刚刚听了!太帅了!】


 


【鹿哥继续加油。】


 


【越来越厉害!】


 


他捧着手机哭笑不得,最后扒拉了一下鸡窝发型,重新读了一遍,下意识把手机贴到胸口上,慢慢地笑了。




 


5.


 


所谓陪伴与离开,谈不上亏欠,三分落花别过流水的悲戚,七分昨日也曾珍爱的侥幸。毕竟当年的那些个愿望就早早落了伏笔。


 


确实没有谁能谴责我们。年岁里的歌,和刻进光盘里永远年轻的我们,也没怕过只是大梦一场。时光倒流再回去一趟,我仍然愿意梦鲜花掌声也梦我身侧你肩膀。确实是十年大梦,大梦十年,春秋复冬夏,共你万水千山等闲。


 


至此都足够。


 


 


END





评论

热度(60)

  1. 桥本优奈蛋黄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