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优奈

执离,钤离都爱。萨摩多罗这个小可爱😊

心上人与白马

岛:


*鹿晗/张艺兴

*不含其他cp


鹿晗是个非常安分守己的小警察。

平时的工作不太忙,一天到头也就解决解决打架斗殴或者小偷小抢,有时候还会因为太闲帮着警局边儿上小区里的老太太找找猫。

最近也依旧这么平静,但是也不那么平静。

上个月的某一天,换下了警服正打算下班回家的鹿警官突然接到不明热心吃瓜群众报案,离警局两条街外的小胡同里发生了聚众斗殴事件,情节严重形势惨烈,再不来就要死人了。鹿晗听得直翻白眼儿,都快死人了你咋还有心思给我打电话呢?

烦归烦,事儿还是得管。鹿晗放下电话出了门,一甩腿迈上了分配的白色小摩托,发动机锃锃响了两声便飞了出去。

没两分钟到了现场,情形确实很惨烈:三个人已经趴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唤着,还剩站着的两个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

鹿晗心寒呐,现在的群众太冷漠了,瞧瞧这流氓多么嚣张,都干倒仨人了,围观的只知道打电话报警不知道帮着给两拳,心寒呐。

但是在仔细一看,又觉得不太对劲。

怎么趴地上这仨看着更像流氓啊……

再抬头看还缠斗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跟趴着的三个画风一致,就差把流氓的标签贴在脸上了,而另一个倒是一身熨熨帖帖的西装,领带估计是因为打斗已经扭成了结。

鹿晗懵了,这是流氓找错主儿了?

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平息事端才是眼下第一位。猛蹬一脚小摩托到了肇事者跟前,刷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警察证一亮:“警察!”

正在互相殴打的两人同时停了下来,流氓先是一愣,随后突然松开了揪着对面人领子的手。

“条子来了快他妈跑啊!”

他这么一喊,刚才还在地上叽歪的三个人蹭地站了起来,像被咬了屁股的狗一样没影儿了。

鹿晗诶诶诶干嚎了好几声,人早跑远了,他也不能放下被害人不管,干脆下了摩托停稳,走到正在整理领带的人面前。还没开口,对方猛的一抬头,笑盈盈地对他说:“谢谢警察先生啊。”说完又低下头捣鼓那打成死结的领带。

鹿晗反射性地回了句不客气,然后开始打量这人:跟自己差不多高的个头,一身西装看着就不便宜,时不时从袖子里探出一角的名牌手表,但是解领带的动作却十分笨拙,还在不自觉中透着一股傻气。恩,鹿晗点点头,活该被抢。

“跟我去做个笔录吧,我们局离这儿就几分钟的路。”

“没必要了吧。”死结终于打开了,“也没多大的事。”

鹿晗心想,对你来说估计也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儿,毕竟你一个人干趴了仨。但是局里有要求啊,群众都打电话报警了,立了案必须有笔录。鹿晗搔搔头发,想着该怎么开口,系好了领带的受害者又说话了:“是不是不做笔录要扣工资啊?”

鹿晗赶紧猛点头,问他:“诶对,您叫什么呀?”

“张艺兴。”

“哦,那张先生您要不委屈一下坐我这摩托车后座儿,我带您上局里?”鹿晗问。

“不用了,我开了车的,放在胡同口了。”张艺兴笑笑,“我进胡同是因为看到有只野猫跑进来了,一时好奇就停了车想来看看,没想到会碰到抢劫犯。”

那您可真是太不小心了,鹿晗心想。

“那……我在前面带路?您跟着我过去?”

张艺兴眨眨眼,问到:“是隔两条街的那个警局吗?如果是的话,我认识路。”

“诶对对对!就是那儿!”鹿晗一拍手,“那要不您开车过去,在警局门口稍微等我一会儿?”

张艺兴转了转眼珠,嘴角翘了起来,鹿晗这才发现他脸颊上有一深一浅两个酒窝。

“要不我还是坐您的摩托车后座吧,为了这两步路发动车子有点不值。”

鹿晗想了想觉得有道理,转身拿过备用头盔递给他。

“那你一会儿可抓紧点儿,本警官的汗血宝马奔腾起来可是风驰电掣的。”

张艺兴笑开了花,弯着眼点了点头。

-

做完笔录,鹿警官好心地又骑着小摩托把张艺兴送回了胡同口。

张艺兴跟他道了谢,走到视野里唯一一辆机动车前按开了车门,鹿晗一下蔫了。

还汗血宝马呢,人家开一真宝马。

张艺兴的手放在门把手上,拉开的前一秒又转过身来。

“鹿警官,给我留个电话吧,有时间我请您吃饭。”他依然噙着微笑,“今天谢谢您了,要不是您及时出现,我估计要被洗劫一空了。”

鹿晗心说我咋没觉得呢。他摆摆手:“多大的事儿,这本来也是警察该做的。”说完从平时记录用的本子上欻地撕下一页,大风刮过一般写下了自己的号码递给张艺兴:“咱俩差不多大,别您来您去的了。再跟这附近遇着事儿找我啊!”

张艺兴接过纸,抿着酒窝点点头,坐上宝马扬长而去。

打那之后鹿晗隔三差五收到张艺兴的短信,从最先说好的请吃饭,到后来乱七八糟什么都聊两句。鹿晗觉得不对劲,自己也不是什么局长副局长,说是片儿警都差不多,这张艺兴怎么就这么上赶着想跟自己熟络呢?

直到和同门小师弟吴世勋一起吃饭的时候,鹿晗还在想这事。吴世勋看他不对劲,伸出五指在他眼前一扫:“哥,你痴呆啦?”

“呸!”鹿晗啐他一口,“你哥还风华正茂,痴呆什么痴呆,吃你的面!”

吴世勋嗤笑一声,夹起碗里的溏心蛋咬了一口:“那你到底想什么呢?”

鹿晗皱皱眉,摸了摸鼻子,“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上个月有一起打架斗殴,我及时赶到救了个土豪,然后这一个月那土豪天天给我发短信,不是约我吃饭就是拐着弯儿问我这那的,还倍儿会套话,我就差银行卡密码没告诉他了。”说完挑了根拉面哧溜进去,又问吴世勋:“诶你给哥分析分析,他这什么情况啊?我一小警察,出了事儿的时候能帮他的估计还没他自己掏钱来的快呢。”

吴世勋拖着长声嗯——了半天,鹿晗不耐烦地踹他一脚,他才犹犹豫豫地嘶了一声。

“那什么,哥……”

“嗯?”

“我觉得吧,像你说的这种情况吧……”

“嗯?”

“很有可能啊,我猜啊,只是有可能啊……”

“有屁快放。”

“他想泡你。”

鹿晗又惊又气,筷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

等吴世勋夹起碗里最后一块叉烧放进嘴里,像个贵族一样优雅地擦干净嘴后,鹿晗还举着筷子发怔。

吴世勋看不下去,伸手推了他两下:“我只是说一种可能啦,哥你也别想太多,万一人家只是真心欣赏你的品质想跟你交个朋友呢?”

鹿晗回过神来,迟缓地点点头:“也是,这世界上哪儿来那么多基佬。”

吴世勋玩儿心又上来,歪着嘴角故意说:“这年头基佬可不少,更何况你不说他是一土豪吗,也没准儿。”

鹿晗剜他一眼,反击道:“倒也是,忘了你就是其中一员了。”

在吴世勋来得及反驳之前,鹿晗又抢过了话头:“诶,说到这个,你跟你那雪莲哥哥怎么样了?”说完挑挑眉不怀好意地笑笑。

“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吴世勋不高兴地撅嘴,“而且什么雪莲哥哥,人家有名字的好吗!”

“个屁,认识半年了就知道人一英文名,吴世勋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怂啊?”鹿晗嫌弃地撇了他一眼。

鹿晗口中的雪莲哥哥是吴世勋在爵士舞蹈班上认识的同级生,比吴世勋大三岁,鹿晗至今没见过本人或者照片,只听过吴世勋的描述:自带柔光,白的反光,眉眼温柔,不跳舞时安安静静如高岭之花,跳起舞来势如破竹如猛龙过江。

鹿晗听完这通描述,心说不愧是我师弟,这语文水平都随我。然后打趣道:“白的反光的高岭之花,那就是天山雪莲呗。”

“什么天山雪莲,人家有正经名字的,叫Lay!”

吴世勋每次都坚持不懈地反驳他,鹿晗也一次不落地回嘲:半年都没能问出人家大名来,是够累的。

吴世勋懊恼地垂头:“我跟lay哥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鹿晗说好好好,然后在心里想你倒是想跟人有点儿那种关系呢,你看人搭理你吗。不过鹿晗心里也清楚,吴世勋就是单纯崇拜做事努力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死皮赖脸非要当自己师弟。

鹿晗夹起最后一片海苔的时候,吴世勋的手机响了。鹿晗瞥了一眼,来电显示三个字母,哟,雪莲哥哥整个儿一曹操呀。

吴世勋兴奋地接起电话,上来就甜甜地喊了一声“lay哥”,听的对面的鹿晗差点儿没忍住把面汤喷他脸上。接着听吴世勋连着嗯嗯嗯了好几声,最后报了个他们正在吃饭的日本料理店的地址,喜滋滋地挂了电话。

鹿晗拿起餐巾纸不羁地一擦嘴,抬眉问到:“把你雪莲哥哥骗过来找你了?”

吴世勋这会儿心里高兴,也懒得去纠正他的称呼了,恩了一声,眼睛弯成两道月牙:“他说他来找我吃饭,还给我带了自己烤的饼干。”

鹿晗说嚯可以啊,然后席间就陷入了沉默。等吴世勋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哥,你怎么还不走?”

鹿晗瞪大了眼睛:“嘿你小子,吃饱了饭要见情人就赶你哥走了是吧!个没良心的小白眼儿狼!”

“都说了多少遍了我跟lay哥是纯洁的友谊。”吴世勋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哥你到底走不走?大不了今天这顿我请了。”

鹿晗蹭地站起身来披上外套拉好拉链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加油我的好师弟!”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赶紧滚。”

鹿晗嬉皮笑脸地跟他挥手:“你鹿哥走了,你继续跟雪莲哥哥发展革命友谊吧!”然后灵活地躲开吴世勋从桌子底下踹过来的脚,一步一颠地往外走。

到了门口鹿晗从兜里掏出口罩勒在脸上,手还没碰到门板,门就从外面自己拉开了。鹿晗愣住了。

对面跟他相距不到一米也一脸懵相的,正是鹿晗刚刚在饭桌上跟吴世勋提过的土豪,张艺兴。

一分钟后,鹿晗又坐回了吴世勋对面,旁边多了株天山雪莲。

-

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气氛尴尬得很。

最后还是张艺兴先出声打破了僵局,他温和地笑着说:“没想到鹿警官和sehun认识啊。”

鹿晗和吴世勋同时朝他一笑,鹿晗手放在桌子下面忙的飞起,编了条消息给吴世勋,发出去的同时也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消息。

[这他妈就是你内雪莲哥哥啊??]

[这他妈就是内土豪??]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鹿晗在心里骂了句操。

吴世勋下一条消息又发了过来:[这到底哪儿像土豪了??你见过这么白这么好看这么有气质这么年轻有为的土豪??有钱就叫土豪啊??开宝马就叫土豪啊??]

鹿晗心说看来不光语文,逻辑也不咋地,哪个土豪不是年轻有为啊。但是吴世勋其他的说的又在理,鹿晗只好挑别的方面反击:[sehun是尼玛什么鬼??我说你咋不知道人家大名儿叫啥呢,你们整个舞蹈班都这么中二??]

吴世勋深深低下了头。

鹿晗无声冷笑,跟你师哥斗你还小四岁。

放下手机,鹿晗转过头换上礼貌的微笑:“原来张先生就是世勋舞蹈班的哥哥啊。”

张艺兴也朝他笑:“是啊,真没想到se……世勋和鹿警官是师兄弟。”

鹿晗看着张艺兴颊上一深一浅两个酒窝,特别讨喜,立刻反省了一下自己,怎么能随便就把人家想成土豪基佬呢,太断章取义了,看这面相分明是个年轻有为的小帅哥儿啊。

“之前说好了请鹿警官吃饭的,但是工作实在有点多,一直没能实现,真是不好意思啊。”张艺兴的眉毛微微耷拉下来,愧疚中透着一股可怜巴巴的劲儿。

鹿晗看他这样,一下就不忍心了,刚想开口说句话,手机就狂放地叫了起来。

鹿晗赶紧说了句不好意思,走到一旁接了电话。

“lay……艺兴哥。”

吴世勋头一次觉得叫人家大名是这么尴尬的一件事。

“嗯?”张艺兴偏头看他,温和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你跟鹿哥怎么认识的啊…?”吴世勋在脸上充分表现了好奇。

张艺兴歪着头想了想,说:“我英雄救美,你哥英雄救我。”

吴世勋眉毛挑的老高,刚想问这是什么意思,鹿晗挂了电话回来了。

“不好意思啊,张先生,十条出了点儿事儿,人手不够,队长叫我过去帮忙。”他一边说一边穿好了外套,“吃饭的事儿下次再说吧,你跟世勋好好儿聊,我得先走了,真抱歉啊。”

张艺兴笑着说没事,朝他摆了摆手,鹿晗一抬下巴颏儿做回应,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鹿晗走了以后,张艺兴坐到了吴世勋对面。

“世勋,鹿警官比你大四岁?”

“对啊。”吴世勋乖巧地点点头,手里打着字[鹿哥,如果是艺兴哥你就不用担心了,他应该不会泡你。]

“那……他现在有女朋友吗?”

吴世勋的动作一滞,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心说:我操。

“……没有。”吴世勋把刚打完的字全删了。

假装咳了一声,吴世勋小心翼翼的问:“艺兴哥你……对鹿哥有兴趣?”

张艺兴没说话,但是吴世勋发誓这是自己打认识张艺兴以来在他脸上看到过的最深的酒窝。

完了,真完了,吴世勋来回深呼吸了好几口,不声不息响地在手机上打开粉红色的论坛主页。

〔瞎扯淡的时候说崇拜的哥哥想泡师兄,结果发现哥哥还真想泡师兄我该怎么办?〕

想了想又把固有马甲改成了“我不是基佬”,按下了发送。



鹿晗这人,什么都好。

长得帅,性格好,人缘杠,脑子好使,工作能力也强。

但是霉就霉在运气不好。否则以他的能力早坐上局长的椅子了。

鹿晗确实倒霉,每一次发生件稍微大型点的案子,不是在轮休就是生病了,以至于多年来抓社区小偷和猫练就一双飞毛腿,顺便蝉联了城区警局足球赛好几年的冠军。

鹿晗自己也想,我怎么这么衰啊,他看着杯子里往上滚着气泡的啤酒,觉得不行,我不能一个人郁闷。

他一瞥眼,看见身旁噼里啪啦打着字的吴世勋,好啊这小子,参加局里聚餐还不专心,也不知道跟谁聊骚呢。

半个小时以后,吴世勋顶着通红的脸在桌子上睡了个昏天黑地。

鹿晗在心中冷笑一声,酒量太次,打回去重练!抽出吴世勋攥在手里的手机,输入0412解了锁。

唉,这傻小子脑袋确实不灵光,真没想到随便一试就开了,拿自己生日当解锁密码还不如没有。鹿晗摇摇头,怜悯地看了看睡的迷迷糊糊还砸吧砸吧嘴的吴世勋,点开了他的消息列表。

看了一圈下来却发现相当没意思。九成都是跟狐朋狗友约着出去玩。鹿晗瘪了瘪嘴,刚想把手机给他放回去,突然灵光一闪,点开通讯录。

鹿晗手指不快不慢地往下滑着,快滑到底的时候戛然而止。

点开“艺兴哥”,把号码备注改成了“雪莲哥哥”。

鹿晗自己一个人无声大笑,笑够了心满意足地退回桌面,锁好屏幕把手机塞回吴世勋手里,觉得心情痛快了很多。

后来吴世勋发现备注被改了的时候,先是气个半死想找鹿晗理论顺便敲他一笔,又马上心惊胆战地想到幸亏当时没开着论坛的页面就睡过去。

鹿晗和吴世勋虽然是师兄弟,但是在局里不是同一队的。

鹿晗的队长是个叫都暻秀的小伙子,比鹿晗还小两岁,做事格外谨慎,凭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已经破了好几起大案,年纪轻轻作为不平。鹿晗刚调过来的时候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圆眼睛的呆头小男孩儿都能当上自己队长,直到有一天隔壁二队队长朴灿烈在查缴了一批贩毒团伙心情大好地回到局里后,一边兴奋的跟个猴儿似的揽着都暻秀叫他嘟嘟一边非要跟他自拍一张,都暻秀一记干净利落地锁喉让朴灿烈成功在地上躺到下班。鹿晗咽了咽口水,把都暻秀的地位提到了金字塔尖儿。

都暻秀跟局里聚餐的时候从来不喝酒,一是为了在每次聚餐结束之后留个人能善后,二是也没人敢跟他敬酒。此刻的都暻秀,看着局里大多数人,从协警到队长,都喝的差不多了,决定开始收拾残局。

挨个儿给每个喝趴下的人联系了接送,剩下的就只有开场半小时先后倒下的师兄弟俩。鹿晗一喝多了就睡觉,把吴世勋灌倒后没多久自己就也光荣了。都暻秀先抽出了吴世勋的手机给张艺兴拨了电话,然后看着趴在一旁睡的死去活来的鹿晗开始犯愁。

鹿晗是人缘好朋友多,但是大多是不靠谱的狐朋狗友,指不定给鹿晗弄到哪儿去。都暻秀皱着眉头,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被接走了,鹿晗可怎么办?弄自己家去?我不乐意啊。

正发愁的时候被车前灯晃了一下,都暻秀一转头,正好看到张艺兴锁上车门几步小跑了过来。

张艺兴和都暻秀是通过吴世勋认识的。吴世勋小孩子心性,有什么事儿爱跟亲近的人说,身边除了师兄鹿晗,关系最近的就是隔壁队的队长都暻秀。在吴世勋看来,都暻秀和张艺兴都是成熟又稳重的哥哥,虽然都暻秀只比他大一岁,依然获得了吴世勋发自内心的崇敬。导致的结果就是除了银行卡密码以外吴世勋的一切大小破事儿都暻秀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暻秀。”张艺兴笑着朝他招招手。

“艺兴哥。”都璟秀也把嘴角提起一个细小的弧度,“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刚好我也顺路。”张艺兴好脾气的说。

都暻秀点点头说了句谢谢,转身想帮张艺兴把吴世勋搬到车上,却听到张艺兴在身后诶了一声。

“这个是……鹿警官?”张艺兴走到旁边,看着趴在桌上的另一个脑袋。

都暻秀圆圆的眼睛盯着他:“艺兴哥认识鹿晗哥?”

“嗯…之前帮过我一次,和世勋一起吃饭的时候也碰到过。”张艺兴说这话的时候眨了眨眼。

都暻秀心思活络,想问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既然都认识能不能顺便也给捎回去?我还得赶着回家看《没关系是爱情啊》。

张艺兴看着陷入静止的都暻秀,看破一般笑了笑:“如果没人送鹿警官回去,要不我也一起送了吧。”

“那就麻烦艺兴哥了。”

都暻秀心情有点儿好。这个应该叫什么?事半功倍。

-

把吴世勋送回家以后,张艺兴看着车后座上睡成一滩的鹿晗,犹豫了一下。

也不知道人家住哪儿,放在世勋家也不合适,所以带回自己家是最合理的方案…吧?

唉,不管了,张艺兴轻轻叹了口气,就当为了自己的私心吧。

鹿晗看着瘦,骨头还挺沉,大腿上的肌肉也不少,张艺兴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把他放到了沙发上。

张艺兴看着依然昏迷不醒的鹿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决定先把他扔着自己去洗个澡。

从浴室出来后,想着鹿晗也没有换洗的衣服,更何况自己也不好帮人家洗,张艺兴打湿一块新毛巾,蹲在沙发边上,扶过鹿晗的脸,轻柔地帮他擦拭干净。

张艺兴看着鹿晗长长的睫毛和睡着后微微张开的嘴,眼角带上柔软,半站起身想仔细看看他的脸。

张艺兴的视线掠过细直的鼻梁,在干的起皮的嘴唇上停下,心中一动。

他忍不住凑近鹿晗的脸,在快碰到前止住,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吞咽了一下,然后在鹿晗的唇角轻轻印了一下。

迅速的站起身后退了好几步,张艺兴捂着嘴,红色烧到了耳根。他看着鹿晗依然平静的睡颜,软着眼角笑了笑。

张艺兴非常能忍。

在一次失败的商谈以被客户泼了水结尾之后,金珉锡慌张地跑过来,帮他擦干脸上的水,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小师弟:“艺兴,你脾气太好了。”

张艺兴仍然保持着从容的笑脸,接过毛巾抓了一把头发:“珉锡哥,我不是脾气好,我只是比较能忍。”

张艺兴忍过无数次,疼痛或者侮辱,他有理由这么做,因为不会有人冲出来帮他。

被四个流氓缠住,打倒了三个,代价是被狠狠踩了一脚后腰。张艺兴已经快站不稳,但是忍耐的限度还没达到,他疲惫地抵抗着挥到面前的拳头,皱紧了眉头。

这个时候,鹿晗出现了。他身下那辆小摩托就好像一匹白马,张艺兴一时分不清是出自迪士尼公主系列还是西游记。

但是他好像突然看到了救世主。那四个字怎么说来着,开闸泄洪,他的疲惫搅着一种酸涩的感情涌了上来。

他想,原来人这么容易陷入恋爱。

-

鹿晗早在张艺兴拿着毛巾擦上他的脸的瞬间就醒了。

抬不开千斤重的眼皮,他不知道这次又被送到了哪个狗朋友家里,不过还挺够意思,还知道帮自己擦脸,明儿得谢谢人家。

毛巾从脸上离开后,另一个热源凑了过来,沐浴后的热气和香味铺在他脸上。鹿晗纳闷了,那是一种柔和而不那么熟悉的味道,但他又确实认识。鹿晗调动着此刻不太灵光的大脑,试图把所有认识的人匹配一遍,最后得出了一个有点意外的结论。

……张艺兴?

他想开口问问,但是却被沉重的睡意禁锢着。那个人凑的更近,鹿晗心里几乎可以确定了,之前和张艺兴见面的两次都闻到过相同的气味。

他感觉到张艺兴离他很近,是在看他吗?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地方?鹿晗无所事事地想着,直到一片温热贴上他的嘴角。

鹿晗瞬间当机,亲吻他的人很快就撤开了,留下彻底清醒的鹿晗,颤抖着睫毛,吞咽了一下。

……还挺软的。

-

第二天早上鹿晗道了谢就走了,只字没提那个突如其来的甚至都算不上吻的小接触。

鹿晗把外套裹紧,在十一月的寒风里打了个哆嗦。冷气掠过,却把他吹的更迷糊了。

张艺兴真的喜欢我?

鹿晗边走边想,越想越想不明白,进了家门把脏衣服扔在一旁倒在了床上。

但是被一个同性亲了一口,意外的没什么恶心的感觉……

唉,鹿晗懊恼的抓乱了头发,会不会是当时自己做梦了?

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更不对劲,梦到自己被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亲?那他妈的不对劲的就是自己了。更何况鹿晗其实心里清楚,昨天晚上自己确实就是结结实实被张艺兴亲了。

唉,这都什么事儿啊……

鹿晗皱着眉头,把脑袋埋进枕头。

后来张艺兴终于不用加班了的时候,约定好的请客立刻就兑现了。

一开始鹿晗还犹豫着要不要去,毕竟心知肚明对方是暗恋自己的人,想了想又觉得吃顿饭也不会掉块肉,最后还是赴了约。

一餐饭进行的很愉快。张艺兴温和而有礼貌,轻柔的笑容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鹿晗几乎要忘了这是曾经趁着自己睡着亲了他的人。

被张艺兴开车送到家门口,鹿晗朝他道了谢也到了别,目送着车渐渐开远,心头矛盾。

到底要把张艺兴摆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在餐桌上他看着张艺兴艳色的下嘴唇,不止一次想问他,你知道拿天你亲我的事我知道吗?但是这句话太像一个魔咒,他恐怕说出来这段还没萌发的友谊或是什么样的情感就会立刻结束,于是鹿晗闭上了嘴,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吴世勋最近很积极。

积极工作,积极生活,积极玩耍。

……准确来说,是积极蹿蹬鹿晗跟他出去玩耍。

吴世勋那个舞蹈班除了张艺兴之外,还有个处的不错的朋友,叫金钟仁,跟吴世勋同岁,小时候学芭蕾的,后来嫌芭蕾太娘脚趾头硌的太疼改学爵士了。

这段时间以来,舞蹈班三个人带着鹿晗拉着莫名其妙的都暻秀朴灿烈,得了空儿就出去撒撒欢儿,六个平均身高接近一米八的老爷们儿一窝蜂的掠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新出炉的南韩偶像团体。

鹿晗心里纳闷儿啊,这吴世勋最近搞什么幺蛾子?还挺大胆,连我们队长都敢喊。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很愉快的组合,鹿晗其实也乐于和他们相处。唯一的坎儿,就是亲过自己一口的张艺兴。

自从上次的事发生之后,鹿晗总是不自觉的注意到张艺兴。安安静静的坐着,笑容温和有礼貌,也不会主动和鹿晗没话找话,鹿晗简直要洗脑自己当初就是做了个梦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到底对我有意思没意思啊?

导致的结果就是鹿晗自己忍不住凑上去跟人家搭话。

张艺兴确实好相处,鹿晗觉得跟他在一起挺舒服的,保持在礼貌的距离之内,是最好的朋友人选。

鹿晗觉得张艺兴挺好的,真挺好的。

他从来不觉得一个能为了救一只流浪猫扔下车跟四个流氓打架的人会是不好的。

他越想越觉得,张艺兴真挺不错的。

但是他也越想越想不明白,张艺兴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张艺兴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

周末例行聚会快到了结尾,金钟仁突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我侄子出生啦!!”

金钟仁匆匆忙忙打了招呼就飞回家了,剩下的人里,都暻秀早就想跑了,朴灿烈和吴世勋续了摊儿,剩下鹿晗和张艺兴无所谓。

“鹿哥,你喝酒了,我送你回家吧。”张艺兴转头看了看鹿晗。

鹿晗被少量的酒精和过量的谜题搞懵,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叫对方“鹿哥”和“艺兴”的?他想不起来了,但是这么叫还挺好听的。

他迷迷糊糊地上了车,到了家门口,在拍上车门之前转过了身。

“艺兴。”他弯腰隔着玻璃叫到。

“嗯?怎么了鹿哥?还有事吗?”

“也没什么……”鹿晗的眼神不能太好的聚焦。

在对上张艺兴黑亮的瞳仁的一瞬间,鹿晗鬼使神差地开了口。

“……你要不要上来坐坐?”

-

说句老实话,这完全不在计划内。

也不知道是真喝高了还是冻傻了,直到和张艺兴一起坐在自家沙发上打开了电视,鹿晗才回过神来。

我想什么呢……

鹿晗自己也想不明白。

可能是张艺兴抬眼看他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星星一样的光芒,像魔咒一样逼他说出了邀请。

等真的单独坐在一起,鹿晗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喝茶吗?喝什么茶家里哪儿有茶……吃东西吗?吃什么吃刚吃完回来……

“鹿哥,你是不是喝的有点多,要不你早点休息吧,我还是先回……”

“没有没有没有!我刚就是有点儿冻懵了!艺兴你等一下啊我去给你倒杯水喝!”鹿晗说着跑进了厨房。

为什么还留人家啊,明明都没话可说!鹿晗再一次为自己过快的反应感到懊恼,长叹了一口气,端着杯子回了客厅。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鹿晗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又不知道该怎么进行。

“鹿哥……”张艺兴转过头,叫了他一声。

“嗯?”鹿晗以为他又要走,脑子转的飞快想想出个辙把他留下,张艺兴的下一句话却猛地震了他一下。

“鹿哥,那天你其实是醒着的吧?”

鹿晗和仍然微笑着的张艺兴对视,吞咽了一下,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张艺兴突然嗤笑一声,自嘲般低了低头。鹿晗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突然变得特别难受。

“对不……”

张艺兴后面的话卡在了嗓子里。

鹿晗凑近他的脸,半阖着眼,轻声对他说:“闭眼。”

接着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

鹿晗轻柔地碾过他的嘴唇,一遍一遍地描绘他的唇型,睁开一半眼睛偷偷看他的脸,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撬开了他的牙关,温柔地和他纠缠。

张艺兴在鹿晗的手附上他后腰的一瞬间突然清醒,猛地推开鹿晗几步跑了出去。

鹿晗在沙发上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

-

张艺兴已经一礼拜没理他了。

无论是主动发消息还是等着被他联系,都没有丝毫动静。

鹿晗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莫非那天会错意了?不应该啊,那他怎么不一开始就推开我呢?

又垂眉苦脸了一天,下了班的鹿晗随便煮了包方便面就打算直接晚安。

刚撂下筷子,吴世勋来了电话。

“那个,鹿哥,我跟艺兴哥在外头吃饭,他喝多了,但是我也喝了酒,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们俩一下……?”

张艺兴?和吴世勋?吃饭还喝酒?还喝多了?

鹿晗心说这我能忍吗,立刻翻身下楼拧开了发动机就走。

把吴世勋送回家后,鹿晗看着在副驾驶睡的迷迷糊糊的张艺兴,决定直接回自己家。

喘着气把半睡半醒的张艺兴放到沙发上,想去厨房给他倒杯水,一转身却被拉住了衣角。

“世勋啊……”

鹿晗一听他叫吴世勋,心里有点儿不爽,把我搞混了?

“世勋啊,别走,配哥待会儿嘛!”张艺兴依然闭着眼,把头抵在鹿晗腰上。鹿晗挣不开,想了想干脆又坐下了。

哼,倒要听听他能说什么。

“世勋呀……”张艺兴依然靠着他的肩膀,拖长了声撒娇。

“怎么了?”鹿晗问。

“嘿嘿嘿……”张艺兴傻笑,“其实也没事,就想叫叫你。”

鹿晗听着觉得更不爽了,你俩谈恋爱呢?还就想叫叫你,张艺兴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世勋啊……”鹿晗听腻了这句一成不变的开场白,不耐烦地想把肩膀撤开,张艺兴却拖住了他的手。

“世勋啊,你说,鹿哥为什么不喜欢我啊……”

鹿晗听到这话一愣,扭头去看他。

“他那天亲我来着……”

对啊!老子亲都亲了,到底还得怎么样才算喜欢你啊?

“但是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张艺兴的声音里染上浓重的落寞,“我偷亲他那次被他发现了,他为了给我个台阶下,所以才亲了我一口。”

鹿晗听这话气得够呛,你是不是傻?

“诶,世勋,你的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爷们儿啦?”张艺兴好奇地拿起鹿晗的手,像是第一次发现一样。

鹿晗啧了一声,猛地抽出了手。

张艺兴终于迷茫地看向他,鹿晗捏住他的脸:“我可没有用接吻安慰别人的习惯。”说罢在他的嘴唇上用力咬了一口。

“张艺兴,你再不清醒过来我就唱三俗歌曲让你不喜欢了我了啊?”鹿晗手上不自觉地揉着他软绵绵的头发,提着嘴角朝他笑。

张艺兴懵懵地转过头看他,闪着水光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你不喜欢我了之后,我就只能再反过来追你了,”鹿晗在他头顶的发璇儿上亲了一口,“你自己也知道追人有多难,你这么喜欢我,肯定不舍得看我受苦吧?”鹿晗边说边觉得自己有点儿不要脸,又控制不了嘴角上扬。

结果张艺兴听完愣了一会儿,真用力地摇了好几下头,然后像只小狗一样把头扎进鹿晗怀里,手臂紧紧箍住他的脖子。

“轻点儿,你要勒死你男朋友啊。”鹿晗一边嫌弃的说,一边伸手揽着他的腰把他更往自己身上带。

沉默了一会儿,就在鹿晗以为张艺兴已经睡着了的时候,怀里的小动物抬起了头。

“鹿哥……”

“嗯。”鹿晗一下一下抚着他的头。

张艺兴呆滞的盯了他一会儿,突然撞了上来。

鹿晗被猛的磕了下巴,还没来的及喊疼,柔软温热的嘴唇覆了上来。

鹿晗愣了一秒,在张艺兴离开前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不同于第一次温柔的细水长流,鹿晗粗鲁地扫过张艺兴的唇,撬开他的贝齿攻城略地,舌头卷过他的舌尖,交换了一个浓重的吻。

就在鹿晗的手想从张艺兴的衬衫下摆顺势伸进去时,却发现张艺兴没了动静。抬头一看,刚刚被他啃的嘴唇红肿的人这一秒居然已经睡死了过去。

这??这就完啦??此处不应有以下省略五千字吗??连省略都不带省略的了??这合适吗??鹿晗气到。

但是一低头看到张艺兴嘴巴张开一条缝有点傻乎乎的睡颜,鹿晗又忍不住笑了。

算了,不省略就不省略,来日方长。

-

吴世勋撕开纸盒的侧面封口,一边大口灌着牛奶一边进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跟同事打招呼,就被粗鲁地拽进休息室,门嗙地砸上,咔哒一声落了锁。

吴世勋慌张地回头看,发现锁他的人是鹿晗,松了一口气,然后更慌张了。

鹿哥?他锁我干什么?他不是说自己不是基佬吗?我也不是啊!他要真对我有意思,艺兴哥怎么办啊?他俩没成是小,我以后怎么见艺兴哥啊?

不对不对,想太远了……

吴世勋摇摇头,看着鹿晗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微笑的表情怎么看怎么阴森,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鹿晗靠在他身旁的桌子上,一伸手勉强地搂住了比自己高一截的吴世勋,温和地笑着。

“世勋啊……”

“怎怎怎么了鹿哥……”吴世勋结结巴巴地往边上挪,想离鹿晗远一点。

鹿晗看他怂的不行的样子,撒开手站直了身子,冷笑一声:“你把我跟张艺兴的事儿跟网上发了个帖子全给抖搂了?”

上帝啊,要是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孝敬您。

吴世勋颤颤巍巍地回了个:“…是。”

鹿晗眯着眼把他来回扫了好几遍,嗽了嗽嗓子。

“……今天的更新把我写帅一点儿,请你喝奶茶。”

“啊啊啊啊鹿哥我错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我给你当牛做马我————诶?”

吴世勋眨巴眨巴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

鹿晗一皱眉头:“听不懂人话?”

“啊不不不不不,没问题!哥本来就帅,写帅一点有什么难的,就照常写就行了!”

吴世勋表面嬉皮笑脸,内心翻过白眼。

鹿晗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休息室之前又添了一句:“记得写清楚是张艺兴先追的我啊!”

吴世勋不耐烦地点着头把他打发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谢谢大家,他们在一起啦!」



-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170)

  1. 桥本优奈 转载了此文字
  2. seven无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