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优奈

执离,钤离都爱。萨摩多罗这个小可爱😊

泳装

啊啊啊

🌸Sakura_gohann🍚:

补美人为馅的时候被韩沉的黑色深v暴击出来的产物
韩沉:没错我就是那个警局朋友

林跃然是好叉子:

我接住了

奇怪啊,为什么我编辑看的时候顺序是对的,怎么出去看第五页就直接跑第六去了

(镇魂/巍澜)小红帽

夜夜流光相皎洁:

童话梗,恶搞欢脱风,本文梗来自 @奇葩童小童 太太画的小胡茬小红帽澜澜,画风太可爱了大家一定要看看,点这里看图


感觉写得不好,不知道会不会被打,很想顶锅盖逃跑……如果还喜欢请大家点下小红心小蓝手。


 


 


“喂?有人在吗?”


赵云澜一手叉腰,一手抱着黑色的肥猫,站在小木屋门口叫着。


这完全是废话,只要闻到从窗口飘出来的香味,谁都不会认为木屋里现在没有人。


大庆伸长了脖子,兴奋地蹬着四条腿。


“快放本喵下来,我闻到小鱼干的香味了!外婆的手艺简直有了质的飞跃!”


赵云澜扔给了它一个白眼。


“你真是越胖越蠢,就算天上下红雨,外婆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手艺!”


他一脸陶醉地吸着鼻子,顺手把肥猫扔下了地。


“真不知道是谁做的饭,居然这么香……”


赵云澜拉了拉自己红色的丝绒小帽子和披风上的红色蝴蝶结,伸出手准备敲门。


“总算能好好吃一顿了,就算让我装可爱也认了,我那对爹妈只会煮泡面,吃得我都快吐了……”


大庆瞥了眼小红帽下那张脸上的小胡茬,觉得有点伤眼睛,默默地转过了身。


于是它错过了门被打开的一瞬间。


赵云澜想敲门的手举在空中,半天都没放下来,内心在疯狂发送着弹幕。


美……美人!


还是个大美人!


天哪我是做了什么好事居然让我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见到了这样一个大美人!


因为太过沉迷于美色,赵云澜错过了美人见到他时,眼中一掠而过的惊喜。


“这位美人……”


小红帽赵云澜眨巴着双眼,努力发射着可爱光波。


“我外婆不在吗?我们是来看望她老人家的……”


美人羞怯地笑了笑。


“你就是小红帽吧?你外婆出去的时候说过,让你来了后进来等她。”


赵云澜眼睛一亮,忙不迭地往门里走。


“这位美人……”


美人回头微微一笑。


“我叫沈巍。”


“沈巍,我外婆她……”


一踏进房门,饭菜的香味更浓郁了,赵云澜一瞬间忘记了想说什么……


“咕噜噜……”


“咕噜噜……”


一人一猫的肚子齐齐高唱起了空城计……


“你们饿了吧?”


沈巍连忙往厨房走去。


“我刚做好饭菜,你们不如一边吃一边等吧……。”


赵云澜星星眼:这位美人你简直是天使!


在美食面前,一人一猫都只顾忘我地埋首于盘子里的美食之中。


沈巍把一大碗汤端到桌上,在一边坐了下来。


随手摸过一本书翻了开来,表面淡定地看起了书,可惜不时瞄过来的眼角余光出卖了他的心思。


“……真是人间美味啊……”


赵云澜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瘫在椅子里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就跟吃完了两大盘小鱼干后伸懒腰的大庆一个样儿……


当然在沈巍看来,赵云澜才是天下第一可爱,无人能比无人能及,更不要说那只肥猫了……


太阳透过窗子照进来,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赵云澜打了个哈欠……


“困了吗?去床上睡会儿吧?”


沈巍收完桌上的碗盘,轻拍了下赵云澜的肩膀。


后者闭着眼顺势抱住了前者的腰。


“可是我懒得走……”


哇,美人的腰好细……


沈巍的耳朵红了。


大庆瞪圆了猫眼,吃惊地看着眉目如画的沈美人毫不费力地把赵云澜给抱到了床上……


而且还是公主抱……


妈呀这美人力气真大……


细心地帮睡在床上的赵云澜摘下帽子,脱下披风和鞋袜,沈巍望着他的脸半晌,耳朵微微发红。


他伸出手去,似乎想触摸这人的脸,又飞快地把手缩了回来,轻轻叹了口气,转身想走开。


然而沈巍发现自己的腰被人抱住了。


“沈巍……美人……别走啊……”


装睡的某人睁开了眼睛,露出了痞痞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会偷吻我呢……难道是我不够可爱吗?”


沈巍的两颊飞上了红晕。


“……当然不是……不对,我是说……快放手……”


赵云澜不仅没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美人,像我这样无敌可爱的小红帽可是独一无二的,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快来吧……”


趴在床底下的大庆满头黑线,踏着并不轻盈的猫步,从窗口里跳了出去……


……MD这腻腻歪歪的狗男男,再听下去它就要被恶心死了……


跳出窗口时,它回头看了一眼。


沈巍正在努力挣扎着,脸更红了。


“不……不行……这对你不好……”


“怎么会不好呢……”


“对你的身体不好……”


“放心吧,美人,让我来好好疼疼你……”


肥猫抬头望天,撇了撇嘴。


得,又是一个被小红帽澜澜甜言蜜语哄骗了的美人……


月亮升起来了,在屋檐下呼呼大睡的黑猫还没醒。


屋里的三个人正在说着话。


“小红帽到现在还没回来,看来这事成了。”


楚恕之如释重负地舒展了嘴角。


祝红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你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就算他再不好,你也不用找只狼来当女婿吧?”


“还好意思说,都是你惯的!”


楚恕之愤怒地一拍桌子。


“男女通吃花天酒地好吃懒做不说,还整天招惹些桃花债,难道老子要养这懒货一辈子吗?”


“你是他老子,你不养他谁养?”


祝红也重重一拍桌子。


“那个……妈……楚哥,你们别吵了……”


郭长城绞着手指,弱弱地说。


“闭嘴!”


祝红一瞪眼,小郭同学就缩到了一边。


“你才闭嘴!你凭什么凶他!”


楚恕之不乐意了,一把将小郭拉到了身边。


“我乐意凶他,又怎么了?”


祝红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别以为你是老子丈母娘,我就会给你面子!”


楚恕之拍案而起。


郭长城:“你们……别……别吵了……”


“闭嘴!”


“你才闭嘴!你凭什么凶他!”


“我乐意凶他又怎么了?”


被吵醒的大庆:……


MDZZ……


森林另一边的小木屋里。


“小红帽……澜澜……”


沈巍站在床边捧着一碗药,羞答答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


“快喝药吧,对你的伤口有好处……”


看着小媳妇似的沈美人,全身上下都是吻痕咬痕的赵云澜趴在床上,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卧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他抹了一把脸,身心俱疲地问:“沈巍,我还以为你是只小白兔,为什么你居然是只狼?”


早知道是这样,他哪敢不知死活地去撩拔这人?


沈巍害羞地低下了头。


“所以我才会说……这对你身体不好……”


(≧﹏≦)


赵云澜:……


//(ㄒoㄒ)//



四面储鸽:

黑袍哥哥不要走~人家还想要亲亲~

画一下,老实说我觉得老沈反应略淡定,以前会红耳朵的,所以你们私底下到底都做过些什么……😌😌
在()的时候是不是什么都叫过了啊~?

四面储鸽:

今天的直播 让我震惊的是这种大可爱是真实存在的!!!!

四面储鸽:

一个想了很看了很久的梗,非骨科,非邪教,just想看面面去哥嫂那挑衅作死被打(什么爱好??)
然后……嫂子这玫瑰花刺有点扎手() ​​​

瞳十:

贺镇魂完结!
感谢它伴我暑假至今
祝居老师和北老师越来越好(‘∀’●)♡